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综合 > 2020-07-12 12:00:54 来源:博客园

美团将成为理想汽车上市之后的大赢家

美团将成为理想汽车上市之后的大赢家——作为理想汽车的“二当家”,王兴不但将得到丰厚回报,也让美团的出行梦更近了一步。这一切,对用 8 亿美元“救了”李想的王兴而言,显然是应得的。

当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(FORM F-1),将在纳斯达克 IPO 上市消息传来,外界豁然开朗:

过去几个月以来,美团创始人王兴、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,为何频频为理想汽车站台背书。

无外乎,和利益息息相关。根据理想汽车(以下简称理想)最新招股书显示,理想汽车创始人兼 CEO 李想位居第一大股东,股权占比 25.1%,投票权高达 70.3%;美团点评 CEO 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股权占比为 23.5%,投票权 9.3%,为理想第二大、第三大股东。

根据理想招股说明书,其主要产品为理想 ONE,是一款智能电动大型 SUV,该车于 2019 年 12 月正式对外批量交付。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,理想 ONE 交付已超过 10400 台,创下造车新势力全新车型最快交付 10000 辆纪录。按此计算,实现这个成绩理想用了不到 7 个月。

理想汽车股权占比(来自招股书)

理想汽车股权占比(来自招股书)

在招股书中,理想暂未透露发行价格区间、发行量等信息。业内人士称,按理想最新募集资金 1 亿美金来计算,上市后市值应该能达到七八十亿美元。这意味着,王兴和美团将成为理想上市之后的大赢家——作为理想的“二当家”,王兴不但将得到丰厚回报,也让美团的出行梦,更近了一步。

不过,这一切,对于用 8 亿美元“救了”李想的王兴而言,显然是应得的。

01

王兴用 8 亿美元救了李想

李想(左)王兴(右)

李想(左)王兴(右)

对几乎所有依靠融资续命的新造车公司而言,上市融资都是一条梦寐以求的路。现在,轮到了理想。

“特斯拉目前市值高达 2800 多亿美元,稳坐全球最高市值车企的宝座。蔚来最新得到百亿元资金的驰援,在短时间内摆脱了资金流危机,其股价半年来已翻了不止三倍,总市值已逼近 200 亿美元。”一位新造车势力市场观察人士对此称:尽管国内拜腾、赛麟、博郡等三四线新造车最近纷纷暴雷,但在资本市场对国内外头部认可度很高情况下,这是理想很好的一个上市时间节点,可以得到较高的估值。

如果理想顺利 IPO,除了李想,美团创始人王兴居功至伟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没有王兴,那么就不会有理想如今的冲击 IPO。

理想不同于蔚来采用的纯电动技术路线,采用的是增程式技术路线,而且成立时间比蔚来们晚了一年。这导致此前的融资能力并不算强,在其C轮融资前,理想总融资额仅有 10 亿美金。相比之下,蔚来上市前的单一轮次融资额就已达到 10 亿美元。“因为技术讲得太复杂,投资人也会有顾虑”。

“过去 4 年,我们整天被股东以及股东的 LP 问到,你们为什么要做增程电动系统?而增程电动系统为什么过去没有人成功过?”李想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上表示,“这样一个压力,压了我们接近四年的时间。”

技术路线之外,也和大环境有关。根据李想回忆,2019 年就理想、小鹏、蔚来三家融到钱,共同特点是三个创始人过去创业都成功过,“靠刷脸融到钱”。但在融资情况持续糟糕以后,刷脸也不管用了,自己见了一百多家 VC、PE,最后都没有投,为此病了 3 个月,整个免疫力都崩掉了。

也和李想本人有关。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对李想如此评价,在新造车行业里,理想产品力超一流,但在融资能力上,李想只能排在第二梯队,“不会说投资人爱听的故事”。

早期融资能力不足,让李想在内部推行了严苛的成本控制方式。多位理想员工此前就表示,公司已 3 年没有涨薪。

今年 4 月 8 日,李想透露,理想一半的钱放在了研发上,30% 多的钱花在了工厂上,只有百分之十几花到了人员和销售上。7 月 5 日,李想在评论拜腾失败原因时,表示行政要求理想员工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,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。

几乎变态的成本要求后,何尝不是迟迟不能融资的无奈。

直到他遇见了王兴——过去 1 年内,王兴两次大手笔的投资,改变了理想的融资困境。

去年 8 月,王兴个人出资 2.85 亿美元,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 1500 万美元,都来自质押其持有美团点评股票,共计 3 亿美元参与理想C轮融资。王兴也是从那时开始,担任理想董事。

今年 5.1 期间,王兴和李想密会,筹措D轮融资事宜。6 月底,根据《晚点 LatePost》报道,理想获得 5.5 亿美元D轮融资,其中美团领投 5 亿美元,李想跟投 3000 万元。

至此,美团系在理想上已持续投入了 8 亿美元,持股比例超过 20%——最新招股书显示,王兴旗下的 Inspired Elite Investments Limited 和 Zijin Global Inc. 分别持有 205,997,688 股和 126,666,385 股A类普通股,为理想汽车第二和第三大股东,其持股占总股本比例分别为 14.5% 和 8.9%,投票权分别为 5.8% 和 3.5%。

不仅仅是真金白银的大手笔投资,王兴和其他美团高管频频为理想“带货”。

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,从 2019 年初截至目前,王兴在饭否中共有近 30 条涉及与汽车相关的信息,提到理想 ONE,就超过 8 次。

最近两个月的“带货”,尤为频繁。5 月 29 日,王兴喜提理想 ONE 后,表示可以代替自己原有的沃尔沃 XC90 和特斯拉 Model S。

为了理想,他不惜贬低蔚来。6 月 11 日,他在饭否写到:电车都比油车好开,理想 ONE 比蔚来更好开。6 月 17 日,他又分享了其老爸在体验过理想 ONE 后,准备把奔驰S换成理想的故事。

7 月 4 日,针对网友对他频频站台理想的质疑,王兴又在饭否毫不客气回怼:有些人碰都没碰过理想 ONE,仅凭所谓行业经验/理论/常识就直接唱衰,呵呵。

除了王兴,美团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同样信心爆棚,直言理想、蔚来、小鹏将在国内市场打败特斯拉。“电动车会重塑国际汽车产业格局,让中国成为全球汽车产业两强之一。”

显然,抛开真正喜欢理想汽车的因素,作为第二大股东,为理想汽车销售额以及上市造势,才是频频“带货”的真正原因。

02

王兴多年的出行版图梦

8 亿美元,对刚刚总市值达到 1.22 万亿港元的美团点评,个人财富上涨到 134 亿美元,中国富豪榜排第 17 位超过雷军和刘强东的王兴而言,也不算小数目。

虽然互联网巨头入场投资新造车公司案例很多,比如 BAT 三巨头在蔚来、小鹏和威马当中都已下注,但因为缺乏业务协同,像王兴这样,连续大额投入,亲自“带货背书”情况并不多——出行市场的直接玩家滴滴,也未出手投资新造车公司。2018 年初,滴滴曾与理想汽车成立合资公司,筹划面向出行市场打造专用车辆,但此后项目已停摆。

王兴对李想的欣赏、信任,被外界看成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在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,李想称,早在 2015 年理想汽车成立时,王兴和张一鸣就经常会去公司转转,信任关系一点点建立起来,“起初和王兴介绍增程式的时候,他也不信,试驾过后才有所转变”。

投资人黄明明也称,对理想的投资,某种意义上也是作为企业家的王兴、张一鸣,对同样是企业家李想的信任。

1981 年出生的李想,比王兴小两岁,却更早功成名就,十多年前就被冠以“80 后亿万创业家”、“白手起家的 80 后富翁”等头衔:从泡泡网、汽车之家再到理想汽车,被外界称作产品经理的李想还没有输过,非常符合王兴对于造车新势力要满足“大股东、CEO、产品经理三位一体”的要求。

更重要的是,造车看似是王兴的个人兴趣,但实际上与美团商业版图也息息相关。在王兴的构想中,美团可以满足一个消费者从吃饭-出行-旅行全方位的需求。其中,出行正是串联上述链条的关键战略布局之一。

从共享单车到网约车、无人车等出行业务,美团介入已经有数年。

除了众所周知的 27 美元收购摩拜单车,它早在 2017 年就成立了出行事业部,进军网约车市场,这引起了行业霸主滴滴的高度警觉。双方在 2017 年底到 2018 年中展开了残酷市场争夺战。不过,美团网约车业务发展并不顺利,其补贴战术未能奏效,难以和滴滴相抗衡。

2018 年初,美团打车欲登陆北京受阻。此后,美团打车开始收缩,2019 年 5 月由自营转变为低成本的“聚合平台模式”,接入首约、曹操和神州等汽车平台。

美团在无人配送的试水也很早。2016 年,开始研发特定场景下的无人配送车;2018 年,在特定场景落地无人配送车。2019 年 1 月,宣布和法雷奥、芯片巨头英伟达和意大利汽车设计公司 Icona 签署了战略协议,意在打造美团的无人配送小车。此外,在过去两三年里,美团的自动驾驶团队也不断扩张。

上述试水,都收效甚微,但王兴从未放弃出行市场,特别是在自动驾驶成为未来趋势情况下,未来汽车可能会是最大的流量入口。

有汽车观察人士就指出,虽然短期看不到美团和理想的战略协同性,但自动驾驶赋能的末端配送,却可以和美团现有或将来业务存在协同的可能。

比如,当自动驾驶技术成熟普及,以及理想汽车销量上去以后,美团出行服务链闭环的想法有机会实现,由此能够大幅节约运营成本——美团曾表示,2019 年的外卖佣金中超过八成用于给骑手发工资。

这取决于理想自动驾驶的发展进度。目前来看,与竞争对手相比,理想自动驾驶水平并不十分突出,但如果根据最新技术路线图来看,也基本上符合王兴的预期——理想预计在 2021 年、2022 年时,实现相当于 L3 级别的导航自动驾驶 NOA;在 2024 年左右,计划将 L4 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 OTA 到量产车上。

对于以“长期主义”著称的王兴而言,这等得起。

03

IPO,对理想来说大约等于“上岸”

不过,即便在王兴出手之后,理想得以顺利冲击 IPO,但对造车新势力企业而言,大约也只等于“上岸”,并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。

过去两年来,蔚来上市后的沉浮,遇到的各种生死危机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理想同样如此。接下来,它将面临更多的挑战。

第一,是销量能否持续上半年的增长势头?

7 月 8 日,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,理想 ONE6 月销量不足 2000 台。与 5 月的 2148 台相比,下滑幅度并不算小。

背后的主要原因是,累积用户量被消耗完了。在 4 月底的媒体沟通会上,李想透露,理想初始用户数量最多就 1 万人。而到 6 月中旬,交付量就已经达到了 10000 台。这意味着,当累积订单数量被消耗完,新订单的增长速度,才能看出理想长期的增长能力如何。

要想获得新订单,增加更多线下门店是一个好方法。目前理想在全国零售中心总数为 21 家,与直接竞争对手蔚来门店数量 129 家相比,理想门店数量显然太少。

李想也意识到门店数量对其销量的影响,“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实体店,市场占有率会相差 8 倍,而实体店的存在能大大提升汽车销量。”他说,一旦对手获得竞争优势,就会拿走包括供应商、用户、媒体、渠道等在内的最好资源。

因此,原本打算在今年开设 20 家门店的理想,战略调整后改为计划开设 60 家,相比之前计划整整多出三倍数量。

但应对 21 家门店,和应对 60 家门店完全是两个层面——这不仅意味着产能需要跟到上,还需要目前数倍的门店成本。

众所周知,造车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行业。特斯拉在盈利之前连续 8 年亏损,蔚来在 4 年时间里亏损 282 亿,至今仍是亏损大户,理想同样如此:去年亏损超 24 亿元,今年 1 季度亏损 7710 万元。

对于造车所需的资金而言,其实理想现金流储备并不算多。特别是在蔚来拿到百亿银行授信之后,理想的现金流是个潜在问题——事实上,当初蔚来 IPO 时融资了 10 亿美元,以及总计 400 亿募资,却很快花光并陷入“现金流危机”,而理想如今 IPO 募集资金却只有 1 亿美元。

这是李想必须面对的第二个难题。对融资能力并不算强、没有地方政府强力支持的理想来说,即便在成本控制上处处节省,王兴此后再次出手,恐怕也是杯水车薪。毕竟,造车绝不是依靠节衣缩食就能实现的。

第三,理想还有客观的技术路径风险。装车增程式纯电的,只有理想一家,本质上是属于混动车。这使理想 One 没了里程焦虑,也无需充电时进行漫长等待的同时,也很难让资本市场理解。理想汽车人士就曾透露,理想汽车 APP 中,有一句关于产品和技术定位的描述,李想自己改了4-5 次。

除了融资受阻,因为只有一家采用该技术,也难以让理想 One 的整体成本在未来下降太多,很容易受到竞争对手的价格战和产能双重打击。

第四,目前支撑着理想的销量,支撑着这家车企高速扩张的,全靠 ONE 这一款车型,面对国产化落地的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这些强力竞争对手,只有一辆理想 One,能走多远其实并不好说。

数据显示,蔚来在 5 月交付新车 3436 辆,创月度交付纪录。2020 年前两季度,蔚来累计完成累计交付 1.42 万辆。小鹏则刚刚开始大批量交付的小鹏 P7,预售订单也已破万。

蔚来交付量

蔚来交付量

最可怕的对手显然是特斯拉。乘联会消息显示,特斯拉国产 Model 3 在 6 月份销量达到 14954 辆,相比 5 月份的 11095 辆,销量增长了近 35%,达到历史新高。同时,特斯拉国产 Model 3 还将提供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版本,届时车辆起售价格会进一步下探,竞争力还会增强。

对于理想来说,其竞争对手不止上述造车新势力,由于它采用插电混动技术路线,其市场与燃油车重合度更高,受到传统车企的渠道挑战也会更大。

另外在产品端,今年上半年遭遇了“刹车失灵、自燃、车顶漏雨、断轴”等一系列问题,虽然其中有些问题理想也进行了回应,但其潜在的危机仍不可小觑。

今年 1 月,作为一个汽车行业的“评论员”,王兴发声认为,国内汽车企业最后只会剩下“3+3+3+3”家车企:3 家央企,一汽、东风、长安;3 家地方国企,上汽、广汽、北汽;3 家民企,吉利、长城、比亚迪;3 家造车新势力,理想、蔚来、小鹏。

这话后来被广泛引用,但对于李想而言,更重要的其实是王兴后来说的另一句:在第一轮活下来的 12 家车企里,理想可以顺利进入第二轮,但第三轮不好说,需要努力。

理想能否顺利进入到第三轮,王兴能否借此实现自己的出行版图梦,看上去一切仍是未知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