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新闻 > 2020-07-09 17:20:46 来源:新浪

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本周跌至5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

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本周跌至5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,此前数据显示,6月份的通胀率为12.6%,高于市场的预期。分析师说,随着土耳其外汇储备的迅速减少,通胀和货币贬值没有显示出好转的迹象。

伊斯坦堡经济研究公司常务董事Can Selcuki本周表示,尽管里拉目前疲软,但它目前仍被“高估”,原因是通胀上升和政府外汇储备不足。6月份的通胀数据较5月份的11.4%有所上升,是自2019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,较去年10月份的8.6%稳步上升。

他说:“此外,再加上外债不断增加,如果财政政策不干预,里拉似乎将在未来几个月再次贬值。”

经济学家普遍认为,遏制通胀率上升需要更高的利率。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持不同意见,长期以来一直信奉一种非正统的经济观点,认为加息会导致通胀。他赞成降息以促进增长和(6.73, -0.04, -0.59%)消费,特别是在这个有8200万人口的国家受到新冠疫情大流行的严重打击之后。大流行和其他因素导致该国旅游业今年大幅下滑,而旅游业是就业和外汇的主要来源。

截至目前,土耳其累计新冠确诊病例207897例,累计死亡病例5260例,新增治愈病例2297例,累计治愈病例185292例。

投资者普遍认为,土耳其央行受到埃尔多安的严重影响。在6月底的最后一次货币政策决定中,土耳其央行将基准利率维持在8.25%不变,此前该央行曾在2019年上半年连续9次下调基准利率。

Selcuki也不排除土耳其再次发生货币危机的可能性。他说:“不幸的是,显然有迹象表明可能产生这样的结果。”

里拉在5月初跌至7.269,今年以来,美元兑里拉汇率累计上涨了15.36%。

仍处于麻烦之中

穆迪本月初的报告预测土耳其2020年经济收缩5%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预计,土耳其的经济今年将收缩5%,而去年的增长率仅为0.9%。

惠誉国际评级(Fitch Ratings)称,央行为支持里拉而采取的外汇干预措施耗尽了该国的外汇储备:包括黄金和减掉掉期在内的总外汇储备从2019年底的870亿美元降至6月底的330亿美元。

惠誉上周在一份报告中写道,外部融资风险仍然是土耳其的主要信贷弱点。“自2月底以来外汇储备的下降,增加了疲软的货币政策可信度,也进一步增加了外部压力的风险。”

但是,惠誉认为这些干预措施即将结束。其分析师写道:“鉴于外汇储备水平较低,我们预计央行不会进一步采取大规模的外汇干预措施,我们认为政策利率宽松周期已接近尾声。”他补充说,重新发行政府债券将产生“稳定作用。”

惠誉警告称,但由于无法预测的总统经常对高利率不屑一顾,“尽管货币政策委员会上周将利率维持在8.25%,但我们仍然认为,进一步降息的风险将导致新的外部压力。”

伊斯坦堡经济研究公司的Selcuki说:“我认为土耳其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仍然陷入困境。”他指出,新冠疫情危机期间,需求放缓和能源价格非常低,有助于抑制通胀,但现在似乎已经结束。

资本外流

本周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交易所禁止通过巴克莱、瑞士信贷(10.51, 0.14, 1.35%)、美银美林、高盛(202.25, 2.89, 1.45%)与摩根大通(93.3, 0.98, 1.06%)等六家机构卖空股票,期限为多达3个月。

对于土耳其此次限制六家投行卖空股票一事,投资者表示,这将导致股票市场出现大量的资金外流和声誉受损。土耳其当局已经极大地限制了外国投资者使用该国货币的途径,并使其难以交易土耳其资产,从而与外国投资者之间架起了桥梁。今年早些时候,该国的银行业监管机构曾短暂禁止花旗集团、法国巴黎银行和瑞银(11.87, 0.16, 1.37%)集团交易土耳其里拉。

这种高压手段加剧了土耳其的资本外流,外国投资者在当地货币债券市场的份额降到了不到5%的历史低点。过去12个月里,他们从土耳其股市撤出了44亿美元,这至少是自2015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资金外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