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互联网 > 2023-03-06 21:07:58 来源:新浪网

二次元还能养米哈游多久

导读 曾被传言年终奖108薪的米哈游,近期再率先开启游戏行业的首波抢人大战。2月22日,米哈游开启2023年第一轮校招,也是游戏公司中的第一波校招...

曾被传言“年终奖108薪”的米哈游,近期再率先开启游戏行业的首波“抢人大战”。

2月22日,米哈游开启2023年第一轮校招,也是游戏公司中的第一波校招,并引发了大量讨论,不少认证为米哈游员工的用户活跃在社区平台,放出内推码提供岗位内推;众多应届生在相关内容下,高呼“有米选米”,并表示“羡慕了”、“还有机会给米哈游打工吗”。

更有一条晒出米哈游工牌的笔记下,其点赞量高达1.4万。经历过2022年游戏大厂的裁员潮,“现在还在小红书上晒工牌的,也许只有米哈游了。”已在某头部游戏公司就职近2年的阿织玩笑道。

不少应届生争相涌入米哈游,不乏对公司的认可,比如另一正在等待米哈游面试结果的应届生阿昭所言,“米哈游是国内少有能潜心做游戏的公司。”

但米哈游的吸金光环更甚。自2011年成立以来,专攻二次元的米哈游相继开发了《崩坏学园2》、《崩坏3》、《未定事件簿》、《原神》等多款游戏,其中“崩坏”系列、《原神》更是米哈游的业务支撑。

2017年,米哈游曾递交上市招股书,其中提及:《崩坏学园 2》在2014年和2015年的收入分别为9488.39万元(人民币,以下未标注则同)和1.71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9.53%和99.27%。

而《原神》推出后,吸金能力更强,根据Sensor Tower2023年1月数据,从2020年9月《原神》正式发布以来,2年时间,《原神》仅移动端收入已突破4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78.57亿元)。

近期,米哈游策划推出新作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,截止发稿,其玩家预约总量已经达到1500万。

背靠“崩坏”系列、《原神》,依赖二次元,米哈游发展一派繁荣。但忧虑并非不存在,作为备受关注的游戏公司,米哈游距离腾讯游戏、网易游戏尚有距离,近期有未被证实的消息称,“米哈游2022年总营收超过425亿元人民币”。

与之对比的是,2022年网易游戏及相关增值服务净收入745.67亿元,腾讯更是仅2022年第三季度游戏业务营收就达449亿元。

此外,即使近期率先开启“抢人大战”,瘦身、缩招也笼罩着米哈游。2023年1月,有消息传出,米哈游关闭社招通道,当时有报道求证指出,“社招通道并未关闭,但Headcount确实已经开始收紧。”

新近揭开序幕的首轮春招,燃次元也发现,岗位数量“缩水一半”,2023年米哈游首轮春招放出全职岗位仅有83个,实习岗位95个;但2022年米哈游春招放出的岗位数量为200+全职岗位,此外还有150+实习岗位。

“崩坏”系列、《原神》仍支撑着米哈游,抬着米哈游往前走,但在2017年的上市招股书中,米哈游也曾提及“对单一IP依赖的风险”,如今米哈游似乎也在频频借《原神》试图破圈,不过,效果似乎并不明显。

被二次元养肥的米哈游,似乎也在思考,如何破圈。

淌蜜的米哈游,搅动春招?

先于腾讯和网易,米哈游率先开启了2023年的“抢人大战”。

2月9日,米哈游已在招聘官网放出春招需求,2月22日,米哈游开启第一轮校招,并“罕见”地通过员工在各大社交平台放出内推码。

而米哈游“抢人”之举似乎也一呼百应,在应届大学生群体中,“有米选米”的呼声持续高涨。

“今年春招,米哈游是我的dream offer首位。”某985高校的大四学生张奇告诉燃次元,此前,他已在多个头部大厂有过实习经历,并一早拿到了腾讯的转正offer,不过,对张奇而言,“如果能拿到米哈游offer,我会优先选择米哈游。”

多位应届生告诉燃次元,对于第一梯队的游戏大厂而言,校招的薪资和福利待遇“相差无几”。

但“靠《原神》出尽风头”的米哈游成为不少应届生,尤其是二次元爱好者的“梦中情司”。作为资深二次元,在《原神》重氪数万元的张奇,即便在2022年秋招已经历过一次米哈游校招投递的失败,仍然将米哈游作为了就职的第一选择,一早便投递了简历。

和张奇一样,虽然目前已经拿到深圳某游戏大厂offer,阿昭仍然焦急等待米哈游的面试结果,“为了等面试,我已经推迟入职一周了。”对于阿昭而言,“米哈游是国内少有能潜心做游戏的大厂。”

相比于众多“一向擅长多条业务开发”的其他游戏大厂,米哈游在应届生群体心中,仍是“匠人精神”的代表。

在应届生高呼“有米选米”,涌入春招赛道时亦发现,留给他们的选择并不多,更多游戏人陷入“无offer可拿”的窘境。

“缩招”后的米哈游,竞争也在不可避免地变得激烈。阿昭亦表示,和她同时面试米哈游运营岗的应届生,“名校生云云,不少人至少手握3段大厂实习经历。”

而“卷”起来不只春招,还有实习。当前在某头部游戏大厂实习的VV向燃次元表示,早在2月,她已经在为投递米哈游的暑期实习岗位做准备,即便米哈游暑期实习是出名的“疯狂内卷”,“除了学历门槛之外,会明确要求入职就能迅速扛起业务。”但考虑到一年后的春秋招,VV表示还是要“有米选米”。

毕竟,“选offer,项目就是一切”。阿织告诉燃次元,由于大部分游戏公司均为项目制,而单个项目的表现“会直接决定你在公司及未来3-5年的职业生涯”。

此前,阿织也有过经手的项目上线刚刚半年,即被某大厂高薪挖走的体验,“举个例子,2022年米哈游108薪的年终奖虽然被回应夸大金额,但也侧面说明,对游戏人而言,项目有前途就以意味着有钱景。”VV补充道。

就目前而言,“有米选米”似乎仍是应届生的求职圭臬。

但求职者正在面对的是一个更加谨慎的米哈游。2022年,在游戏行业整体大势不佳的大背景下,米哈游仍在扩张,2022年一年米哈游就扩员了1000人,在2022年末的总结会上,米哈游总裁刘伟曾反思,2022年米哈游“膨胀了”,“所有部门疯狂招聘,这让公司陷入了组织危机。”

反思之下,结果也许便是2023年1月传出的“缩招”传言,以及2023年春招的缩水一半。

放大至全局,游戏行业虽然版号受限宽松了些,但仍未“回暖”。阿织告诉燃次元,“现在大厂都是一边招人一边裁人,校招岗位名额少也反映了行业仍然缺乏信心的事实。”以游戏文案为例,社招要求已“卷到了5年起步”,对于刚入行的从业者,以及校招生而言,“僧多粥少、就业艰难渐成趋势。”

二次元成就米哈游

走到聚光灯下的米哈游,其选择的道路纯粹,但又单一。

早在2011年,刘伟代表米哈游参加上海市首届大学生新创业达人大赛路演时,提出米哈游的愿景为,“梦想让每一个宅男都拥有一个虚拟偶像,从此告别孤单跟寂寞。”

在米哈游官方的介绍中,也写道,秉承着“技术宅拯救世界”的使命。

一直以来,米哈游也围绕着二次元玩家做游戏,2012年“崩坏”系列首款产品《崩坏学园》上线;2014年《崩坏学园2》上线;2016年《崩坏3》上线;2020年9月,《原神》上线。

依靠“崩坏”系列和《原神》,米哈游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流水,米哈游2017年上市招股书数据显示,《崩坏学园2》上线到2016年9月30日,充值流水累计超过7亿元;《崩坏3》从推出至2017年1月31日,累计充值流水超过5亿元,月流水过亿元。

背靠《原神》,米哈游创始人蔡浩宇、刘伟、罗宇皓分别以553.5亿元、305.1亿元、288.9亿元身价跻身“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”,而在Top100名名单内,蔡浩宇是唯一凭借“游戏”单项入围的企业家。

来源/视觉中国

“《原神》之外,没有二次元(游戏)。”作为深度二次元游戏玩家,张奇表示,无论是“吊打各大厂”的游戏画风,还是“抓人”的游戏角色、内容策划,“《原神》是当下最符合二次元用户需求的手游。”以张奇为例,短短一年,他已经重氪了近万元,而在张奇身边,重氪玩家比比皆是。

刘伟曾表示,“宅男区别于其它群体,只要能把产品做好,他们的忠诚度、付费欲望会很强。”如今米哈游的吸金表现,似乎印证了刘伟的判断。

但对靠二次元玩家起家的米哈游而言,“重内容轻玩法”,注重游戏剧情策划使得米哈游迅速收割二次元用户的同时,也让米哈游背上了频繁更新的压力。

如今,面世2年,《原神》手游已于2月16日更新至2.5.0版本,以“每年一个大版本、一个全新国度”的更新节奏,为了留住二次元核心玩家,增强用户黏性,《原神》正快速向前。除去基础研发的5亿元成本,根据蔡浩宇发言,每年《原神》研发保底费用为2亿元,2023年,《原神》研发费用将超过11亿元,成为史上研发费用最高的游戏。

“米哈游慢不下来了。”对此,资深游戏制作者杜克表示,《原神》的成功使得二次元游戏赛道面临越来越内卷的创作环境,《原神》频繁更新,不断扩展剧情,一方面是“吸引玩家持续存留氪金”的常用手段,另一方面,也是“加固自身优势”的必然之举。

此外,过重的剧情、频繁更新也在成为《原神》的弊端。在《原神》频繁更新之下,即便是忠实二次元玩家如张奇,也表示“越来越氪不动了”。

“《原神》最近更新的须弥城版本,虽然上线了新地图,也有着米哈游一向主打的优秀剧情。”但张奇表示,随着进入职场后休闲时间减少,他已经无法拿出每天3-4个小时完成游戏任务,对于老玩家而言,频繁更新有些疲劳”。

而为了保证玩家黏性和体验,《原神》不支持快进剧情,但对于“只想玩《原神》最新推出的须弥剧情”的新手玩家而言,长故事线和持续更新的剧情无疑提高了“门槛”。

对于二次元玩家而言,优秀的游戏角色设计是米哈游的优势,但“频繁更新版本、推出新剧情和新角色,也挤压着原来的人气角色和游戏”,杜克直言,以《原神》人气角色神里绫人为例,2022年2月神里绫人角色流水突然下跌,正是受到米哈游过早曝光新角色夜兰的影响。

而此前推出的人气角色“迪希雅”,由于角色人设设置抓人眼球,首日流水亮眼,引发不少玩家冲入卡池抽卡,但随后在玩家内部引发吐槽。“角色强度不足,不能为玩法'加成’,更像是为了满足二次元玩家偏好专门设计的边角角色。”张奇无奈地表示。

二次元不够用了?米哈游忙破圈

近两年,携手《原神》,米哈游似乎正在忙破圈。

近日,#必胜客原神联动#话题冲上微博热搜,玩家可通过购买《原神》与必胜客的联动套餐获得虚拟道具游戏礼包,由于《原神》玩家大规模涌入,必胜客支付环节拥堵“崩”上热搜,截止发稿前,话题阅读次数高达2.5亿次,讨论次数达15.8万。

这已经是原神与必胜客的第二次跨界合作,2022年,《原神》频频“跨界联动”,创下了30天内联动15次的记录,联动品牌除了餐饮品牌必胜客之外,还有喜茶、罗森、招商银行、支付宝、高德地图等,联动地区也不局限于国内,还包括新加坡、马来西亚等地。

“破圈就是为了拉新。”对此,杜克表示,对于米哈游而言,跨界联动除了能够收到一笔IP授权费用,让玩家群体从线上走到线下,加强玩家社群链接之外,更重要的是能够让属于小众二次元狂欢的《原神》和米哈游进入大众视野,在米哈游因为跨界联动频上热搜的同时,“带动非二次元玩家、泛二次元玩家入场。”

此外,燃次元也观察到,基于微信游戏圈功能,《原神》不仅上线了专属福利活动,对于微信游戏圈玩家的UGC内容,也有相应的激励计划,如今在微信游戏圈内,米哈游的崩坏系列和原神都可直接下载。

俨然,在“崩坏”系列吸引的核心二次元玩家之外,米哈游正欲通过跨界联名、接入微信游戏圈等动作破圈拉新。

“对于米哈游而言,微信游戏圈里有大量的潜在用户,还支持基于微信的更多玩法,虽然当前微信游戏圈功能不足,但随着微信游戏圈持续开发,有可能为米哈游带来指数级的用户增长。”杜克补充道。

在《原神》横扫海外市场的背后,米哈游似乎已经不满足于“二次元”。

为了降低游戏门槛,吸引泛二次元用户及二次元用户,“米哈游一直在削弱《原神》里难度过高的玩法。”张奇表示,随着版本迭代,作为《原神》主线的风魔龙强度持续消减,“小白也能轻松上手。”

同时,作为米哈游2023年主推的新作,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主打科幻题材+回合制RPG,而在制作团队的对外采访中,以“回合制RPG降低新玩家的上手门槛”被屡屡提及,“对于没有接触过回合制战斗的新手而言,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既有米哈游擅长的剧情和漫画PV式的画风体验,比起强竞技的《王者荣耀》、《和平精英》等更易于上手。”阿织补充道。

在着力拉新之下,靠二次元起家的米哈游正面临着“游戏玩家”见顶的尴尬。

一方面,随着版号开放,大厂争相抢起了“二次元玩家”,《原神》的成功亦带动了二次元游戏赛道的热度。

腾讯推出的《白夜极光》此前在海外表现亮眼,上线日本市场半月内实现流水破亿,2023年1月已拿到了国服版号。

同时,网易将推出《逆水寒》手游,作为网易近年来研发规模最大、投入最多的核心项目,《逆水寒》研发团队超过500人,成本接近8亿元,并在近日宣布删去手游氪金最依赖的数值体系,打出“不肝不氪”的口号引发玩家的一众好评;此外,还有字节跳动的3D版DNF手游《晶核》等等。

另一方面,游戏行业已进入存量市场时代。根据《2022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2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658.84亿元,同比下降10.33%,游戏用户规模6.64亿,同比下降0.33%。继2021年规模增长明显放缓之后,游戏行业迎来了八年来用户规模的首次下降。

虽然,米哈游的新作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当前玩家预约总量已经达到1500万,而在游戏角色PV发布当日,“未定事件簿”微博热搜最高到达第6位,热搜话题阅读超2亿次。

不过,“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洗的大部分仍是《原神》玩家。”阿织直言,随着《崩坏:星穹铁道》上线,必然也会带走部分《原神》玩家,“毕竟二次元玩家群体仍然是有限的,正如《原神》的玩家大部分来源于米哈游的崩坏系列。”

二次元成就了米哈游,但如今伴随着行业玩家流量红利见顶、各家游戏厂商互卷,米哈游不想仅靠二次元,但“破圈”之路,并非那么好走。